真波山岳/国见英/樱井良/叶修悟/不动行光
及国金影 鸣坂今杉 真手青镝

在电脑前昏天黑地突然有了这个念头
“我的爱人(真波)他会保护我的。”
把自己惊到 不过也好 确实在身不由己的浮世里感到安心了。
是失智白日梦患者本人了(。)

【真手/青镝】大学琐事记

真手青镝

大学paro油腻沙雕小文
生活的苟且之外写一点甜甜的自我满足★
他们真的都是可爱的孩子呜呜我爆哭😭

1.
镝木在大学的第一堂美术选修课上远远看到一个金发的背影。是中长的发却也干练,不似什么造作的女孩子,反观身形虽是纤细却并不羸弱,细细地看了那衣袖下还是有肌肉的。
他瞬间清醒了。
在大脑还在混沌中时他的身体首先做出了反应——倏地起身,好似没听见椅背撞击后方桌子的巨大响声一般,大睁着眼指向那个金发背影的方向喊着你是神吗。
金发颤动了一下又恢复平静。
在班里爆发出的阵阵笑声中,他没有回头,毫无波澜的声音显得格格不入:
“老师,我不认识这个人。”

2.
镝木的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红透的脸低下了头。

3.
“我都说对不起啦,青八木!”
“学长。”
“…青八木学长。”
橙发少年瘪着嘴,双手闷闷不乐地插着兜,却一直小步紧跟在金发青年的背后。
青八木对于这位跟屁虫的耐心也差不多到了限度,突然一个回头差点撞上那张年轻漂亮的脸。镝木不由得吓得退了两步,双眼却紧盯着青八木不放,似乎怕他逃走了一样。
“我说过我大三要回来的。”
还是清冷的声音,一样的面无表情,不会错,就是这个人…!!但是
“是这样吗????”
镝木震惊了。
“毕业那天你不是说你离开了嘛!我还以为你就不回来了呢!还想着青八木你真是薄情啊…”
他说着说着低下了头,肩膀也开始细细的颤抖。青八木眉头微皱地“喂…你”,正欲将手搭在他肩膀上的时候,镝木仰起了头。
他眼角挂了一滴泪珠儿龇牙笑得最灿烂,如同阔别了漫长暗夜的朝阳。
青八木又何尝不是想念了这样的笑脸足足两年呢。
他不太擅长说话。那便不说吧,他认真看着镝木的眼睛,似要将他刻在骨血里。
而眼前的镝木像在期待着什么一般。
“那么我就正式地说一遍,我回来了。”

4.
“手嶋前辈!”
那个在微笑中露出极强好胜心的箱学后辈突然变成了同校不同系的学弟,这一点让手嶋纯太吃了一惊。
但生活就是生活,神明并不会因为你的一度吃惊就停止对你的恶作剧。
“啊啊。”
手嶋略带疲惫地扯出惯常的微笑,“你又来了吗,
真波山岳。”
这位总是与这个世界貌合神离的学弟,不知为什么分外地与他亲近。而这自然不会少了他的后援团们——
“找到了!他在这里!”
“呜哇!!手嶋前辈你看到了就是这样,今天也请收留我一下,拜托您了!!”一个无比熟练的完美90℃鞠躬和亦真亦假的诚恳之后,他哧溜一下钻进了手嶋的寝室。
“……”说来你是不是也得考虑一下我同意没有啊。
不过算了。手嶋透过那人得意的脸和明亮的窗向外看,今天也是一个适合骑车的好天气呢。
当然也看见了真波自以为掩饰很好的狡黠一笑。

tbc.

破而后立

我再沙雕我可要打自己了!!。!

小单车的三四季真的比一二季精彩多了!!
渡边航好强 他应该明白一个只会说着燃和蜕变的作者和他的作品都不会得到信服的吧

“我总拿“我很弱”做挡箭牌”
“人是弱小的 所以才会更加憧憬强大的人”

优秀的人从不提往日的荣光。
即便时间很短暂 我能在这个位置做一个合格的人吗?
这一点我完全不清楚。但我现在除了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以外,就没有什么能做的了吧。

“我很强”
“你会觉得这很可笑吗?”
“轻易被表象迷惑的人,是永远都看不见真实的。”

在军营暧昧的夜 鼻涕和眼泪混杂了太多迷茫和不甘
我哭着蹲下 在明亮宿舍楼旁晦暗操场的角落 嘴里反反复复只有一句 我太弱小了 我太弱小了

对面的声音只是沉默。

现在的我是谁?我总是在问自己。
前天的我是孩子,昨天的我是同学、舍友,今天的我是临时班委,那么我明天又会是谁?
完全不知道啊。
不如说,这才让人在不住的颤抖中感觉自己活着吧。

我没有能力,我很弱
那就让自己变的有能力不就好了吗!!!!!

“手嶋纯太,快回想起来,迄今为止你走过的路,绝不弱小、绝不平凡。”

我没有文笔,也不想打tag 就是好想说废话😭连说话都要组织语言太烦了我制烯

三年前入了小单车,也一度沉迷,但是后来连主要角色也记不得,漫画太冗长,画风也一度奇诡得魔幻,看到大概进度在动画第三季前就弃了。

又看小单车 这次沉迷得宛如小疯子一般😭渡边老师已经撑过十周年,我怕是还要再经历退坑的过程(那当然不是现在) 只希望下一次再回坑还能爱上这部作品吧

三年前我以为开启总北新世代篇就是为了借热度继续圈钱,虽然现在的我感觉这应该还是一部分原因…但我真心觉得,“新世代”才是小单车在热血番里真正的亮点。直到现在他描绘了两年的生活,有人毕业,有人入校,有人升入新的年级,这是“变化”,但不变的是,每个人都在成长。由于无数的理由我觉得渡边好强。

我曾也被译名蒙蔽双眼,只知它是辣鸡意译。如果现在我来故作理解的解释一下的话,

因为「弱虫ペダル」=胆小鬼踏板,
讲的从来都是个体借由公路车由各自的幼稚变得以各自的姿态成熟的故事。而小单车的厉害之处,就是将点连成线,再连成面,将“成长”变为群像——我从前看的各种运动番,即便反复圈钱,都还是那些人的那些故事,视角总是相似,还有总能反复突破的伪“极限”。
而且小野田他根本就不是胆小鬼吧!!!鸟海浩辅说他“完全是胜者的心理”真的命中靶心了。
而这个成长的人物群像只是借小野田的故事线来铺陈、呈现罢了,看久了就知道,这其实根本不是小野田的故事。
小单车的主角是“胆小鬼”们,而不只是小野田坂道。群像中有小野田的前辈、后辈,亦或是敌手,而其中的每个角色都活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而不是活在小野田的世界里。不只是个性有相似有相反这样简单的事情…而是每个人自身都是性格多元的,在其他的每个人眼中也是不同的形象和身份…我为什么嘴这么笨完全说不清楚啊啊啊啊啊再不读书我就自刎(不是xx)所谓角色丰满大概就像小单车做到的这样吧但我为什么无法解释清楚我爆哭😭😭😭

我用新开悠人举个例子,他是第四季的新角色,箱学爬坡手,就正是普通边角角色中的一个人。
他眼中的小野田不只是是“山王”(爬坡能力顶峰 赢过王牌真波——到后来看似软弱的坚韧善良、内心强大)他眼中的隼人不只是“兄长”,他敬佩兄长的同时也不得不一直活在他的阴影下,想成为自己的他一直在挣脱“新开弟”的名号——但他明明那样敬佩这个大自己三岁的兄长。他眼中的苇木场不只是“王牌”。他一开始恃才放旷只觉得苇木场是个天然呆前辈,但其实苇木场沉稳又冷静,也用很巧妙的方法教育了一下悠人,它配得上王牌的称号和身上的背号,是个强大的人。
而当苇木场作为后辈的时候,也发生了形形色色的事情,身高过度、洗衣担当、无限期禁赛…一步一步由箱学边角料到借过福富递来的大旗当上王牌。
我觉得苇木场说的真的很对,“如果说失败就是罪孽的话,那么我认为没有背负罪孽的人才没有资格登上顶点。”而泉田去年还是个整天“新开桑”的勤快后辈,今年就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强大队长了…但跟肌肉壮汉的外表不符的是,他一直很细心踏实,但也曾因错失荣光而脆弱,才造了带有“罪孽”这种略带中二气息词汇的句子作为枷锁和镣铐…布星了我觉得小单车的“网”真要细讲我能说一年…反正就在这样的感觉吧,每个人都是主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所以小单车才连载十年长盛不衰吧,因为总会有不同的人能理解渡边的各种情节,而“热血”以及一些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和力量永远不过时吧。

就在这一波补动画里我才真正开始欣赏主角小野田,就因为他的那段“如果我按照别人的要求做了的话能让对方开心 那我也会非常开心的”
我真的爆哭😭在这个人人追求个性的年代他就是宝石男孩(。)而且我认为“顺从”真的是被低估的美德了
还有铜桥,这是什么温柔又强大的人啊——铜桥在面对镝木这样对他一点都没有对前辈尊重的样子、满嘴“猪头”,而且说着希望让箱学带上这个累赘敌人的天真想法时候,他知道他现在是箱学的一员,真的是用心劝诫,语气和缓逻辑清楚,而且这三条句句在理…他们明明比赛之前还就这对方衣领子不放蓄势待发…(就连屏幕前的我都看不下去 换是我肯定就会说“不行 滚”这种话来回敬了)即便已经看过他反复退部再入部的剧情,我之前还是肤浅得以为他是个大口吃肉的无脑冲刺壮汉…dbq铜桥大哥

小单车里面的剧情(燃点?),真的是如果没有受到触动,一定是生活经历还不够 或者眼界不够开阔吧…我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现在还是有很多get不到的剧情kkkk但是总有人会理解的,尽管我们能理解的是不同的剧情,get的点也或许不同,但这都是渡边大shen佬xian的用心良苦😭小单车真是越看越有味道,跟某些爽番完全不同(。)正如他的作品那样,渡边不是harada老师那样的鬼才,不会麻生老师的巧妙玩(一吨)梗,也没有早川老师如梦一般(我自以为是天下第一的)神仙分镜,也没有横枪老师那样唯美的画风…甚至画风可以说很糟糕,我一开始(初二)甚至没敢入坑kk 但就是总能在某个角色上你能够发现自己一直在追寻的东西,或许这就是群像的魅力之一吧。

我还想稍微说一个,就是这部番(日本动画)传达的部分价值观和中国动画的区别…反正我入团申请书都没写我也不想入党 言论自由咯(。)
小野田今泉让苇木场悠人避风、荒北并不讨厌黑田“为了变强能向最讨厌的人低头”的人,还有铜桥虽然对镝木恶言相向但还是欣赏他这种“抛弃自尊”的选择。
换成中国的动画肯定觉得,不行啊这三观有问题,主角开个挂就能解决的事情搞这么尖锐干嘛,或者是“人的自尊才是最重要的东西吧 自尊都没有了你还是人吗 别把小孩教坏了”(当然有点夸张了激烈的程度)…我觉得跟那段尖锐历史肯定有关系,(虽然我还没看完菊与刀dbq),但我果然还是活的又独又专,也认同识时务才是真英雄这种感觉的说法(我一直认为keroro很强,不只因为那颗作为队长象征的★和失去意识时候可怖的表现,更是因为他最能放下(侵略者的)身段,能做一个合格的日向家地位最低的保姆(?)世事逼迫他这样做,他却不感到折磨而是能发现乐趣(拥有苦中作乐的能力?)、交到(外星的)朋友,真的十分强大了。但我插播这个广告实在dbq)
还有御堂筋跟小鞠说 你要释放(打开那个盒子)虽然我不敢妄言对错,但我觉得小鞠应该是我心目中所有番里最典型的日本人形象了。中国的教育和价值观肯定是逼迫人压抑地做个量产吧?反正说到这里,我坦言我羡慕小疯子岸神得到的纯粹的快乐。

反正我现在很喜欢小单车,也打算反复刷它这种感觉。我不打算加入动漫社或者主动结交看动漫的同好,因为我知道我们看的可能不是一个东西…我之前好像说过,“既然在真实世界花费了真实的时间,那么在虚拟世界里寻求真实感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还有看动画比我想象的快活,习惯漫画的我一直觉得动画很吵闹…但是制作组和cv都很良心也很爱这部番的话,果然怎么看都会被感动的吧!
就这样辣!我好啰嗦但我很快活液哈哈哈哈

一个小置顶

(❁´ω`❁)

这里绀碧,在读大一学生
日常沉迷小单车和刀剑乱舞
努力绘画唱歌和写一写文,打算捡起来自己的虚拟歌手但还是个未知数
女儿叫雲音繪理(くもね えり),十六岁录制的syo严式中文cvvc音源,暂不配布。

▲重度懒癌患者▲

△音乐△
日本方面
乐队:ヒトリエ/one ok rock/my first story/magic of life
调教p主:DECO*27/picon(∠)/n-buna/wowaka/ハチ/バルーン/羽生まゐご
虚拟歌手:
vocaloid:初音/gumi/Oliver/mew/v flower
utau:風邪イモ(林以默)/コンペキノソラ(薛楚良)
唱见:れい/s!n/eve/sou/くろくも/れをる
歌手:倉橋ヨエコ/米津玄师/REOL

中国方面
张悬、方拾贰、陈知游园惊梦、万能青年旅店

△游戏△
刀剑乱舞:
    不动行光(他真好,我爆哭😭)
    前田藤四郎/平野藤四郎/谦信景光
    初心是五虎退和太郎太刀
      刀派:左文字/贞宗(!!!)/长船
      历史:织田组/幕末组
      cp:药不动/和泉陆奥
王者荣耀:(dbq我的能力无法支持我的喜欢)
     狄仁杰/百里玄策/弈星
△漫画和动画△
运动番
小单车:
   真波山岳(我爱他!!!!!!!!!!!!!!!!)/手嶋纯太/鸣子章吉/铜桥正清/岸神小鞠/新开悠人
   cp:鸣坂/今杉/真手/青镝/鞠御
     山坂/悠坂/御坂/卷坂/荒坂/青手
       all坂就是香甜(问题发言)
      ▲今鸣和东卷×
小排球:
    国见英(他是天使)
      cp:及国/金影(是的 你没看错)
     ▲及岩×
黑篮:
    樱井良/冰室辰也
   支持秀德洛山两校联谊(。)
    cp:青樱/火冰/赤绿/叶宫/实高
    ▲青黄×××××
大振:
   叶修悟
   cp:叶3(dbq我只喜欢竹马组)
free:
   御子柴清十郎/似鸟爱一郎
   cp:似凛/渚怜
   ▲橘真琴×
网王:
    神尾明/切原赤也
    cp神杏(啊啊啊啊啊啊bg之光)

非运动番
keroro军曹:(对不起…但我一定要说)
      dororo/kururu/日向冬树
      cp:kerodoro/冬桃/雪夏
齐木楠雄的灾难:
     海藤瞬/明智透真/相卜命
      cp:齐明/齐海
     ▲照桥心美×××××××××××(dbq我真的从未如此对一位女生抱有如此恶感)
人渣的本愿:绘鸠早苗/安乐冈花火
     cp:绘花
王室教师海涅:leonhard

一些原耽太太:吉田ゆうこ/はらだ(真的鬼才)/ハヤカワノジコ(我永远无条件买爆她的所有书!!!!!!!!!!)
                     

dbq画不出浪速飞人万分之一的英俊
sketchbook的扫图真的良心…!

我有无数的话想说!!但我思绪好乱啊啊啊aaaaa
现在唯一的念头是我想在箱根住一辈子😭
无法冷静 既然花了真实的时间岂不是理应在虚拟世界寻求真实感么 我现在有种刚见了丈母娘的感觉,可能已经失智
“北中医不好找npy”,但肥宅不需要npy哈哈哈哈哈哈哈aaa嗝

胆小鬼们

  真波山岳是个很少有自我实感的家伙,他总是自我也自由地活得恣肆,也曾坚信这理应是生命的本质,而他得以窥见它。但当此时的他感觉不再自由,极力挣脱之时,才发现这不过是一场作茧自缚。
  在那个哈出的热气都能结成冰的寒冷雪天之后,他丢失了本就虚无的灵魂。
  即便东堂说了要常持交流但他,做。不。到。一方面是年少的骄矜和怯怯,也不清楚应当如何面对对方单纯明快的笑颜,另一方面对二人的关系不可能成为东堂卷岛的复制品早已心知肚明。他幼稚也成熟,他暧昧也明晰,他在不自知的时候已然成为仰望天空的笼中鸟——顾影自怜之时便无暇顾及身外事的可怜人。
   正如那个被丢掉的水壶永远也开不出花来,不愿给他人带来麻烦的晦涩情绪也只得埋在心里等待着腐烂。他这么想着,某一瞬间感觉自己依旧置身于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病房中数着哔哔声。
      然后坂道的前辈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场山岳战早已数次突破手嶋的极限,失去了实感后好似飘在云端,尽管从未否认自行车是如此让人快乐,但到了最末已是肉体无法承受的万般苦楚。只有此时才能感到本已历经千锤百炼的身体竟是如此羸弱,宛如即将在微风中破碎飘零的人偶,身体无处不在发出濒死的哭叫声。
       毕竟横亘在两人之间的是“才能”,怎么想也是没办法的事。
       眼前曲折蜿蜒的山路忽而成为通往天国的极苦一途,他在冰冷的荆棘中衣衫褴褛遍体鳞伤,双腿灌铅般沉重,而前面衣袂飘飞的家伙却依然余裕满满,看向他时诱捕猎物般温柔的笑了。
      在筋疲力竭之时目之所及仅剩的无尽黑暗中,他自嘲地想着。
    “我前世是究竟怎样的恶人,才能得到让我如此甘于苦痛的惩罚。”
     
       明知道毫无用处,他还是重重地拍了自己的大腿,用嘶吼逼回痛苦或软弱的眼泪。任谁都深知对于队长而言,软弱从来是不被允许的,万千峻岭间,只有他必须逆流而上。
       用自己在敌队眼中的“最弱”的定位来使他们放松警惕,每每想到这一点总还是有点悲哀。
       他忽而想起来某个部活后,金城把他叫到一旁提出希望让他当队长的想法。那时候他的眼神尚且怯怯,别过眼说着自己一介凡人,能力不敌青八木,精神力不敌古贺,潜力不敌今泉鸣子小野田。“我不行啦。”他垂头盯着手中写了“必”字的手套,竭尽全力隐藏着双眼中艰涩的不甘心。
       金城甚至没有说“那又怎样”的话,也或许本就无需。他只是说“我们相信你”,而那时的他点着头却耷拉下眉,暗想真是有点不负责任的发言。

tbc.